您好,欢迎来到刘氏家园网!

武穴博物馆为武穴刘氏家族颁发荣誉证书

发布时间:2018-07-23 作者:刘国湖 访问次数:264

刘堂军   武穴刘氏 

大事记•武穴市博物馆为武穴刘氏家族颁发荣誉证书






    2018年7月21日9时,武穴市刘氏宗亲联谊会总顾问刘堂顺、执行会长刘堂军、常务会长刘辉志、刘中童、刘镇辉、受钦户刘长生代表武穴刘氏家族,向市博物馆捐赠清•道光拾陆年刘映丹参加殿试的试卷,目前所知,武穴籍进士保留下来的唯一一份殿试卷子,原件藏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。







上图是在武穴市博物馆正厅屏风所提为刘映丹所作的诗

原文:刘芃

    刘映丹是清代武穴镇的著名翰林,中道光丙申(1836年)第二甲第三十九名进士,与同治中兴名臣胡林翼、书法家何绍基为同榜进士。自唐代以来的殿试,是历代科举的最高一级考试,在明清时,其程序大体如下:试前须复试,在紫禁城内的保和殿应试。复试毕,于四月二十一日应殿试,也在保和殿。殿试只考策问,应试者自黎明入,历经点名、散卷、赞拜、行礼等礼节,然后颁发策题。制策题目,清初用时务策一道,题长二、三百字,所询一二事;康熙以后,题长达五、六百字,甚至千字左右。乾隆二十六年(1761年),改由读卷大臣密议八条中圈出四道为题。策文不限长短,一般在2000字左右,起收及中间的书写均有一定格式及字数限制,特别强调书写,必须用正体,即所谓“院体”、“馆阁体”,字要方正、光园、乌黑、体大。从某种角度来看,书法往往比文章重要。殿试只一天,日暮交卷,经受卷、掌卷、弥封等官收存。至阅卷日,分交读卷官8人,每人一桌,轮流传阅,各加“○”、“△”、“\”、“1”、“×”五种记号,得“○”最多者为佳卷,而后就所有卷中,选○最多的十本进呈皇帝,钦定御批一甲第一、二、三名即为状元、榜眼、探花,一甲三人称“进士及第”,又称“三鼎甲”。二甲若干人,占录取者的三分之一,称“进士出身”,二甲的第一名称传胪。三甲若干人,占录取者的三分之二。最后由填榜官填写发榜。一甲三人立即授职,状元授翰林院修撰,榜眼、探花授翰林院编修。二、三甲进士如欲授职入官,还要在保和殿再经朝考次,综合前后考试成绩,择优入翰林院为庶吉士。即俗称的“点翰林”,其余分发各部任主事或赴外地任职。





    刘映丹的殿试卷子,现存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,为韩玉珊教授旧藏,捐赠给加州大学图书馆。刘映丹的殿试卷子,是目前仅存的广济籍进士的殿试卷子,对于研究广济历代科举文化史来说,意义重大。明清以来,历代的殿试卷子都藏在内阁大库。清末民初,大库由于年久失修,渗漏严重,内务府决定修缮。议工期间,值八国联军入侵,事遂停顿,一拖十年。1909年(宣统元年),有一个库房塌了一个角,其他库房也很危险,必须马上修缮,库内几百万件档案被搬了出来。一部分年代近一点的档案移至文华殿,另一部分被认为年代久远,没什么大用处的,准备焚毁。辛亥革命爆发后,北洋军阀政府在1912年打算建立历史博物馆,就在国子监成立了筹备处,内阁档案是它的基本藏品。后来,内阁大库旧藏不断流入到北京的琉璃厂,这就是清末以来有名的“八千麻袋大内档案事件”。刘映丹的殿试卷子在1920-1930年从内阁大库流失到北京琉璃厂,被韩玉珊教授收购。从现存的刘映丹的殿试卷子来看,卷首写着三代履历,被点中第二甲第三十九名,并在朝考之后授予翰林。卷背8位评卷的大学士,有两位给了最优等,六位给了次优等。虽然中进士的时候刘映丹只有26岁,但全卷书法流畅,行文流利,尤其熟悉经学史,从他对九经的理解,很好的回答了道光皇帝的策问。可见刘映丹的确是年轻有为,饱学清丽之士。

    刘映丹,字慕韩,由选拔中道光辛卯举人,丙申成进士,入词垣。散馆改授山东平阴县知县,多惠政。调商洛,丁外艰。归辟今是轩,与兄云眉相倡和二十余年卒。著有马稷山房诗钞。刘映丹不仅仅是武穴镇唯一的翰林,也是广济刘氏3位翰林之一。广济刘氏素以朱子考亭家礼为训,诗书继世,耕读传家。明清两代,解元3人,翰林3人,进士7人,举人28人,恩、拔、副、岁、优贡者51人,是鄂东闻名的书香门第,科举名家。明清以来,广济刘氏的进士有:刘天衢(进士,太仆),刘近臣(进士,解元),刘斯舆(进士),刘燡(翰林,解元),刘之棠(进士),刘映丹(翰林,进士),刘寅浚(翰林,进士),刘寅恭(解元)。其他有诗文著述流传于世的,举不胜举,有待进一步整理。

    刘映丹的《马稷山房诗钞》并不见有刊刻的记录,留存在 《广济耆旧诗集》,以及散见于广济刘氏族谱、旧广济县志及黄州府志的诗文尚存百余篇。从现存的诗文集来看,刘映丹留下了大量歌咏田园生活,题写广济名胜古迹的诗作。咸丰癸丑(1853年)正月,太平军攻破田家镇,其时刘映丹赋闲在武穴镇,多写有诗文记述时事,可为诗史。刘映丹留下了大量描写太平军和清军在广济地区拉锯战的史实记录。如“豪杰不迁三大姓,星辰空动五诸侯”。甚至通过咏史,借古讽今,批评清军的不堪一击,如咏史诗有“杀人如草盗如毛,忍听哀鸿旦暮号。名下虚声多马谡,军中福将少牛皋。羸师遇敌狂奔走,债帅连营劝饷劳。闻道风流能顾曲,可曾虎帐讲龙韬。”加上和刘映丹同榜中进士的胡林翼,后来一直驻守黄州,多次请刘映丹去黄州、武昌商议时事,都被刘映丹拒绝。如刘映丹的杂感诗有“媿煞文园常抱病,故人天际下鱼笺”。

    刘映丹放弃仕途以后,回到位于武穴镇的老家,和乃兄刘云眉(映青,举人)诗词唱和,教课子弟。先后主持重修位于后坝街的刘氏宗祠(受钦户乾隆时期由刘再苏主持重建),建立刊水文明书院,并撰刊水文明书院兼义学记。刘映丹撰写的刊水文明书院兼义学记,收录入光绪十年刘燡(广济人)总纂的《黄州府志》。因为这篇文章对于武穴镇的历史,特别是教育史意义重大,加上网上流传的资料错误百出,现录之如下。

    文明书院在武穴镇,又有刊水义学。置于陆家畈田地一石八斗二升,星一段,租屋二所。老义学基址租屋一所,新街、河街、水马头共租屋四所。

    刘映丹刊水文明书院兼义学记:吾邑向有两书院,县城之沧浪,龙坪之江汉是也。刊水居邑之南,滨临大江,为邑之巨镇焉。而书院独缺。道光丁亥浙水钟公扆臣,以江防分府来镇,建义学于后街。延蒙师掌铎。尔后文风日起。道光戊申,李公石筠继莅兹任。观风课士,生童聚者近千人。遂捐金建刊水书院于义学左侧。未几悉毁于水。己酉春,复竭力重建。夏又毁于水。时县宪福公介五以隄工经费羡余,酌分县城及龙坪武穴三书院,为修脯资。公跃然曰:武穴书院一再毁于洪涛巨浪中。今殆假吾介五以成之。当即白诸镇绅,剋期集四百缗,购屋一区。以刊水属邑之南,有文明象,遂以文明名之。即今之书院是也。同治元年,县宪方公菊人,以书院既复,因复筹捐项,建义学于书院右侧。接篆覃公石仙思继其盛。遂倡捐并募得灵东中下二乡,凡二千余缗。延邑举人刘映青为山长,开馆课,比美沧浪,增辉江汉,意良厚矣。予谓古者有乡学国学,有大学小学。其乡学盖即今书院之谓。其小学盖今义学之谓。无乡学不足以储国学之选,无小学不足以培大学之英。今武穴,邑之一区耳。而乃有书院,兼有义学,使生其地者,童年丱角皆诵习于诗书六艺之文。及其壮也,又得名师益友,以为讲授观摩之助。其所以育俊烝髦,以成文明之运者,岂浅鲜哉。时丹方解组归里,而为山长者,适予之同怀兄。既喜对床风雨,率群从子弟,以无堕青箱。而尤幸吾里中得此丽泽之资,将益产奇英,以为山川生色也。因溯自数十年来诸公创述之艰,以为后来者劝,庶几无负前志云。

    从刘映丹的文章来看,位于现在武穴后坝街的刊水义学由当时的武黄同知府(江防分府)钟黼始创于1827年,1848年由时任武黄同知府李炳奎在义学旁边建刊水书院,连续三次复建,三次都毁于大水。后来,经历任知县福昌阿、方大湜、覃瀚元的支持,到1862年才最终建成文明书院。取名为文明书院的原因是因为武穴镇在广济县的南边,而南方属于火位,在周易里面有履文明之盛的说法,取名为文明书院。刘映丹的兄长刘映青,是举人,为清代湖北非常有名的学者,后来放弃应考,一心在家教育子弟。在担任武穴文明书院山长之前,刘映青一直在江西瑞昌县的紫峰书院担任山长,提高了瑞昌县有清一代的教育质量。有清一代,瑞昌县不过只有七位进士,而自从刘映青担任紫峰书院山长以后,他的学生吴耀斗、丁正文于同治四年(1865)同科中进士,而且自此直到科举取消,瑞昌县再也没有人中过进士。刘映青在瑞昌的学生吴耀斗为刘映青专门作过行状,原文现收入广济刘氏宗谱。自从文明书院以后,武穴镇文风蔚起,在后坝街、塘下街一带,先后有灵东高等小学堂、灵东小学、豫章小学、安徽小学。至今尚在后坝街的解放小学就是旧时文明书院的延续。

    刘映丹是属于广济刘氏受钦户,明代正统年间(1440),馆陶人刘逊来广济县任知县。后来他的二儿子刘受钦定居在武穴镇后坝街。万历二十八年(1600),播州土司杨应龙造反,当时刘映丹的七世祖刘玉銮担任忠州吏目,率领家人抵抗,战死,事迹见于明史。刘玉銮战死以后,一直到康熙年间,他的孙子刘士宠才返回武穴镇后坝街。刘映丹的儿子刘宗沅也是举人,有芷江诗存。武穴后坝刘氏自从乾隆以后,在后坝街一直有刘氏祠堂,现不存。后坝刘氏在清代中期,三个举人,一个进士,也算得上是书香门第。现在,刘映丹的殿试卷子重新回到武穴,是一件值得记录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