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刘氏家园网!

江油雄关 叛将马邈亡蜀地

发布时间:2018-02-06 作者:常兰香 访问次数:501




    《三国志》记载:三国时,司马昭命钟会、邓艾领兵伐蜀,被蜀汉大将姜维堵在剑门关以北,久攻不下。邓艾则回军景谷道,到达阴平郡(今甘肃省境内),走数百里险要小道(阴平道),到达江油关,蜀汉守将马邈开关投降。邓艾军长驱南下,攻克绵竹,直抵成都。蜀后主刘禅投降,蜀国灭亡。江油雄关、叛将马邈在这里永远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。

    1月18日,我们从绵阳市出发前往江油关,江油关位于今四川省绵阳市南坝乡。一路我们行进在崇山峻岭之间,险峻的山路盘旋在陡峭的山腰之间。虽说现在的山路已成为柏油公路,然而山高坡陡,急转弯处甚多,有几处甚至是360的转弯,山路在峰回路转之间奇险无比,悬崖峭壁无底深渊常常就在眼下。一路行进时时提心吊胆,想起李白诗句所云“蜀道难,难于上青天”,此时真正感受到了李白笔下的蜀道凶险。行之逾高,开始出现头晕、耳涨、胸闷不舒服的感觉,司机小喻说这是高原反应。沿途的河滩、山沟里泥石流惨状处处可见,2008年汶川地震时这里是重灾区,情况很严重,当时道路几乎全都不通。





    穿行在山谷之中,崇山峻岭延绵不断,沿途随时可见散落聚集在山谷间的小村落,及灾后重建的新村。近中午时分,我们被路边的一座石砌建筑物吸引,一块块薄石片垒砌成的梯形城堡建筑,顶端一牛头图腾装饰,其上写着“走马羌寨”,原来这是一个羌族村寨。为探访羌族部落,民族文化,我们一行在村中细细走访,了解考察羌族民族风情。此行考察能够了解羌族文化也是一个意外的收获。





    告别羌族村落,我们继续穿行在悬崖峭壁之间,一路上湍流的涪江绕山穿行。约一小时后,终于看见“蜀汉江油关”的指示牌。眼前的关楼并不似我们想象中的古老和沧桑,但很是雄伟壮观,应是地震之后修复的。关上白底黑字“江油关”,关楼两侧汉阙上蜀汉江油关 冀川新南壩”,关楼前分立的两列士兵,战马嘶鸣将士们奋勇御敌的雕塑,关楼之上有将军登高远眺指挥抗战,构成一副波澜壮阔的战争场面。





    站在关前环顾四周,崇山峻岭环绕,悬崖峭壁林立,一水涪江穿山而过,关隘就设在群山环抱之中,入关处山陡水急,无法通行,可见江油关所选地理位置易守难攻。江上有灾后修建的铁皮浮桥供人通行,可1500年前根本无法在湍急的江面上修建浮桥,魏将邓艾是如何率军走阴平古道过涪江攻占江油关的呢?走上铁皮桥,桥头一面写着“国泰民安”,一面写着“雄关如铁”这让我们想到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人们都对和平的向往,而“雄关如铁”却莫名让人有些感伤。




    关楼隔江对岸左侧的峭壁上,依稀可见仿汉代作战的军旗。我们在想,史书上说,当年魏将邓艾率军裹毡滚下,难道就是从这里下来的?把照相机镜头拉近,对面山坡上有帅旗飘扬、将士们攀附悬崖裹毡而下,随时都有掉落的危险。原是政府在恢复江油关之时,特模拟出魏将邓艾当年裹毡而下,游过涪江,攻打江油关的经过。




    复回关楼,入内。右侧楼现为“抗震纪念馆”,馆内一幅幅地震后倒塌的房屋、损毁的路面、无家可归的人们让人潸然泪下,原国家主席胡景涛、现国家主席习近平等领导人都曾亲赴灾区慰问并指挥救灾。





    左侧关楼为历代名人对江油关的吟诵,其中 “判将让关不交战”,此句让人愤怒。







    拒载:邓艾攻到关下时,蜀军守将马邈没有交战即开关投降,并充当魏军向导攻向成都(古益州),其夫人李氏不齿丈夫行为自杀在关前。邓艾听闻后感其气节并将李夫人葬于关内。汶川地震之前仍有墓冢,震中被毁没有修复,现仅留墓碑一通。



    在关楼右侧的碑廊内,我们找到了震前立于关前的“蜀汉江油关”石碑,及“汉守将马邈忠义妻李氏故里”碑。



    史料记载:江油关是四川通往甘肃的咽喉,历来就是兵家必争的重镇;关口是在刘备入川后修建;蜀汉时期,丞相诸葛亮在此屯驻重兵,扼涪江天险,使魏军不敢贸然犯川。诸葛亮死后,此关防守逐渐松懈。魏军攻蜀,驻守此地的蜀汉守将马邈不战而降,魏军从江油关长驱直入灭蜀。
悲哉江油关、惜哉江油关!